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那个混蛋肚子里有他的孩子

作者 : 白衣若雪

秦邵一再的警告自己要冷静,不要去打他,他的肚子里有他的孩子。这个混蛋肚子里有他的孩子。尽管两个人都非常的厌恶对方,可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尽管这个事实天崩地裂,让人难以相信,难以接受。一个男人会生孩子这是谁都无法相信的。冷漠如秦邵,冷血如段情,两个刚才还打的你死我活的人被这个消息彻底的镇住了。注:生子文,天雷滚滚,自带避雷针,不喜误入,谢绝拍砖!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《圈养》

作者 :

病毒袭击了整个地球,这是一个末世。吴志发现,其实他活得逍遥和滋润。吴志说,叶清灵,想圈养我一辈子啊。……恩。……好可怕,你。最爱一个人的境界是什么?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越来月色

作者 : 海鳐

从前世到今生;醉生梦死我扰乱红尘;当岁月的流水唱着悲壮的歌;人的一生能有多少爱恨因果;无论是你是他还是我,只是匆匆过客;何必介意那么多;只不过,我要绝世美女,左拥右抱的愿望很伤天害理吗?一个难舍难弃,蝶舞如仙;一个纠纠缠缠,妩媚如画;一个人比花娇,冷艳逼人;一个贵气冲天,俊俏痴情;一个可爱无敌,恩情无限......起起伏伏中,谁是真英雄......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我们不是分手了吗?

作者 : 娇羞胡萝卜

一个比较蹦跶活泼的受,一个看起来满忠厚的攻,但是他们分手了,恩,就是写他们分手之后的故事,HE是必需的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幽灵酒店

作者 : 酥油饼

石飞侠在失业很久后,找到一份新工作——世界最早最古老酒店的前厅经理。这家酒店有堕天使、吸血鬼、狼人、精灵、矮人、泰坦、透明人……就是没有他的同类。这家酒店的客人有堕天使、吸血鬼、狼人、精灵、矮人、泰坦、透明人……还是没有他的同类。这家酒店叫做——诺亚方舟。』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抓不住的背影

作者 : 死睡不醒

【不是不喜欢你,只是有些东西放不下】
我没办法抛下过去, 从十五岁到二十七岁,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他。
第一次喜欢,第一次懂的疼,第一次和男人亲吻牵手,做尽亲密的事…
第一次亲手把自己喜欢的人送到礼乐和司仪的舞台,看着他跟别的女人白头偕老。
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,被毁掉双手毁掉希望毁掉前程。
齐燃,这些东西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,它们就像加盖在我每根骨骼上的烙印一样,除非烧成灰,否则我只能一辈子被李远鑫这三个字囚禁着,哪儿都去不了…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误入正途

作者 : 酥油饼

文案:他死了,以黑道老大的身份。他又活了,以废柴警 察的身份。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多余

作者 : 朔色寒言

他是个相当多余的人,从小被母亲抛弃,被他人抛弃,被世界抛弃。如同光明下的死角。
十五年前,他把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,十五年后,对方开qiang,把血淋淋的他扔到垃圾堆上。
多余的人没有爱与被爱的资格,就像路灯下的影子,最终在太阳升起的时候,碎成了泡沫。
主:李东辰,郑莫臣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我的三轮车,你的四轮车

作者 : 锦官菜人

张水民是个蹬三轮车的,别人的小汽车在他眼里就只是多了一个轮而已,自己的三轮还是全自力无污染的,虽然没上牌照是个野车,但是张水民老实,他就只在交警不管的那片儿跑。(这就是他不老实的证据)。遇上同样“老实的”市长儿子陈昊泽,看看这段是在没什么可能xing的爱情故事发生在这个真实的城市吧!(其实是菜菜我的家乡~~~~~~~~~~)
您要是看着还行,就给个推荐吧~~~~~爱你~~~~~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风太大,我听不清!

作者 : 青浼

腹黑教父攻VS蹦跶炸毛记者受(事件:“温馨”后……) 前期: 约书亚:回去也先洗干净了再回去,这样子出去好看吗? 莫同学:…… 约书亚:没听懂? 莫同学:(镇定)再说一次。 约书亚:(扭脸) 莫同学:喂!扭脸是神马意思?!(TAT)中期: 莫同学:让我真正意义上地在上面一次吧! 约书亚:(扭脸) ...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他是支理大人

作者 : angelina

“喜欢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?如果哪天他突然变身成为穿着紧身服的面具超人,背后有条摆动着的蟒蛇尾巴,手上长着蜘蛛毛,面具下是张流着口水的猪脸,即使这样你还能面不改色的将他拉入怀里。”
“那就只有一个可能:我眼睛瞎了吧。”
柯布是个现实的人,他明白爱情是无法伟大到这种地步的。如果自己真变成那样,支理的第一反应绝对是送自己去科学研究所里。
【毒舌淡然受+腹黑“天然”攻】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潋尘夺爱

作者 : 黯夜月

他不再是那个小时候因为怕鬼而缠着自己一起睡的小不点了,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,他却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,他是不可一世的主子,]而他只是卑微的狗奴才!全心全意地爱着他,却被他鄙视骂道:凭你也配?爱他,错了吗?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大叔四十

作者 : 糖小川

“现在吃饭谁带家属啊?我不合适吧?”  “叫你去就去,废话那么多?”  叶时光站在镜子跟前,拿起洗手台前的一瓶露得清保湿霜,倒了一些在手心里,然后抹开了涂到脸上。他已经三十九了,周岁,人说四十而不惑,他的确是不惑了,可是人不是因为你叫“时光”,就真的能时光停驻,青春永恒的。对流逝的年华叶时光总有那么一滴滴的伤感,所以尽管早几年的时候还嘲笑办公室的马仔抹大宝,现在他自己在家偷偷摸摸用上保湿润肤的东西了。办公室做统计数据的小姑娘一脸陶醉地赞美:“瞧瞧咱们叶总,那才是单身男人的典范,英俊、多金、温柔,关键时刻临危受命,雷厉风行,跟我们行长都敢叫板。”  旁边的同事浇她冷水,“嗯,最棒的是,不近女色!”  叶时光每每得意非凡,装着没听见从办公室里一阵风似的晃出去。他不在意别人知道他的性取向,睡爷们的男人,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最近更新 2019-10-19

尾页

输入页数

(第1/233页)当前16条/页